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911章 和我一起下地狱! (六章合一)

作者:宝米米本书字数:5234更新时间:2018-03-02

算了,本宝宝人美心灵更美,不和他一般见识!

童洛宁心里顺了口气,继续保持官方假笑应对着男人,眼眸微抬,凛然之气,没有任何的收敛和压制。

“实在抱歉了领导,我的工作只是负责工作室运营,如果您要在我工作里加上一条必须陪领导……您喝酒,那么我想,我需要和公司确定一下,这个在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,还有没有奖金之类的,嘿嘿嘿。”

她虽是笑嘻嘻不带正经的开玩笑语气,可黑白分明的眼里,分明带着警告和不予置喙的强势。

竟然如此不给面子的拒绝,男人顿时变了脸色,旁边两位管事替童洛宁捏了把冷汗。

他们不由重新打量起面前看似柔弱温存的女人来,开始有些明白,为什么梁辰总经理会向总部极力推荐她。

这女人无害外表下透露出来的,可是容不得外人侵害半分的倔强和底气!

见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,童洛宁又露出无害的笑脸,不仅给自己倒了杯茶,还给她们三人也倒满了杯。

“来来来,喝茶对身体好,像三位这样工作战战兢兢,逢局必喝酒的好领导,就应该多多喝茶,身体要紧啊!”

看着他们一个个脸色难看的,仗势欺人?谁不会啊,她也有势的好么?

童洛宁不紧不慢的喝着茶,男人意识到没办法在她这里讨到什么好处,只能悻悻忍气吞声。

童洛宁如此不配合,这样的见面也花不了多少功夫,吃饱喝足,她就先离席了,反正她人也来了,茶也喝了,这个领导就算对她再不满意,也拿她没办法。

从包间里出来,童洛宁拿出手机准备问白南他们在哪里,刚走几步,她就注意到挡在面前的女人。

童洛宁嘴角一歪,“这么巧啊穆小姐。”

穆语彤盯着她,脸上的神色有着怪异,“童洛宁,你不是想知道阿琛为什么会忘记和你在一起的事情么,跟我来,我就告诉你。”

童洛宁端着下巴,饶有意味看着她仿佛走投无路的无用挣扎,“我为什么要详细你,穆语彤,你以为在我这里,你有信誉度?”

穆语彤挑衅,说,“那你就是不敢了?”

“不,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在无所谓的人身上。”

说完,童洛宁不给面子,转身就走。

穆语彤咬牙,“是有人给我药水,说那个可以催眠阿琛!童洛宁,那个人你也认识,跟你的有紧密相关的关系,你就真的无所谓吗!”

童洛宁猛地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来,脸上从容无所谓的笑意消失彻底。

……

穆语彤带着童洛宁来了酒店楼顶。

空旷的高处,炙烤的太阳底下,热风猎猎。

“穆语彤,你到底想玩什么把戏。”童洛宁双手抱胸,好整以暇的盯着她。

她看见穆语彤双手来回搓动着,像是想要缓解不安的样子,而且神色里的紧张,也不像是装出来的模样。

顿了顿,童洛宁看着她,大声问道,“说吧,给你药水的人是谁。”

“我可以告诉你,但是童洛宁,你要为我做一件事情。”

“穆小姐,请问你是哪来的勇气,要跟我谈条件?”

穆语彤咬唇,“就凭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操控这一切,童洛宁,那是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。”

绝对想不到的人?

这样的形容,令童洛宁下意识就想到了童安柔。

在她被童安柔亲手推下楼之前,她也想不到会是她。

想到这个可能,童洛宁眸光变冷,“所以你背叛她,好心告诉我,想让我为你做什么。”

“对你来说很简单的……离开阿琛,把他给我,童洛宁,你把阿琛还给我。”

原本还期待着,穆语彤会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要求来,现在童洛宁总算知道,自己是有多高估她了!

穆语彤已经病入膏肓,无可救药了!

她是疯了,才会听她的话,跟着过来。

还还给她,还她一个猪脑还差不多!

童洛宁连白眼都懒得翻,直接板着脸作势离开。

“不行,你不准走,你走了我怎么办!”已经陷入绝境的穆语彤,彻底走投无路,疯子一样扑向童洛宁,“你不是童家的二小姐么,你有那么多好东西,为什么还要来抢走我的阿琛!”

“穆语彤,你疯了!”

童洛宁反手去扭她的手腕,没想到穆语彤竟然脱开,不止从哪里拿出一把小刀,两人推搡之间,童洛宁被她掐到了受伤的位置,吃疼的功夫,被刀尖划出一道口子。

鲜血的颜色,更加刺激了着丧失理智的穆语彤。

她手指颤动,紧紧握着刀身,朝着童洛宁逼近,撕心裂肺的质问,“童洛宁,是你毁掉了我的完美生活,是你把我亲妈送进了监狱!”

“你毁掉了我的一切,我现在只是求你,求你给我一个阿琛而已,你还有其他的选择,为什么偏偏要跟我抢!”

“为什么,你怎么可以这么贪心,非要什么好东西都要占为己有吗!”

“你知不知道他对我来说有多重要,没有他,我会活不下去的!”

握着不断流血的手臂,童洛宁堤防着她的动作,小心翼翼后退。

她的声声质问,令童洛宁脸上嘲讽更浓。

“穆语彤,对你来说帝夜琛是什么,让你过上优渥生活的踏板?”

她轻笑着,“你说他对你重要,对啊,在你眼里,让人羡慕的豪门生活,比你亲妈还要重要!”

“不!你根本不懂,你不知道那个人有多可怕,他是疯子,他是疯子!”

穆语彤眼中泄露出来的惊慌失措,令童洛宁皱起了眉。

“穆语彤,那个人到底是谁。”

“他很可怕,我要阿琛,只有阿琛才能救我,只有他才能保护我……”

已经听不见童洛宁说话的穆语彤毫无章法挥舞着尖刀,上面还滴着她的鲜血。

童洛宁不敢轻举妄动,一步一步往后退。

楼底下,有人惊呼出声,“快看,酒店楼顶有人——”

“这不会是要跳楼吧?”

“大家快散开,报警啊!”

酒店工作人员跑出来一看,吓了一大跳,急忙启动禁紧急指令——

……

“你到底是谁,那天是你把手机寄给我?”

男人迟疑的点了下头,却又背过了身,有意想要隐藏什么。

在穆语彤找他的第二天早上,帝夜琛的记忆已经出现了片段的混乱,白南的话,还有穆语彤的脸,让他分不清真假。

在秘书送来的紧急信件里,空白手机里的唯一一段视频,播放着穆语彤在那栋森然老宅内,将一瓶药水打入他身体里的画面。

帝夜琛看着是面前神色惶恐的男人,脑袋里某个念头即将破茧而出。

正当这时,酒店里忽然响起了警报声,接着,熟悉的哭厉声在广播中响彻——

“童洛宁,你把阿琛还给我,你把阿琛还给我!”

几乎是瞬间,帝夜琛脸色一变,疾步冲了出去。

男人还有些迟钝,反应过来之后同样大惊,快步往外跑去。

天台上,童洛宁靠在了外围的栏杆边,穆语彤挥舞着刀,恼羞成怒冲着企图接近的保安们怒吼,“滚开,你们都滚开!”

“童洛宁,别以为他们能救你!”穆语彤又冲着她大喊大叫。

童洛宁背靠着栏杆倚着,仔细去看,可以看见她唇色微微泛着白。

手上的伤还在流血,她开始有些撑不住了。

她眯了眯眼,眼睛控制不住要耷拉下来的时候,面色沉重的帝夜琛,出现在了入口处——

“少……”

童洛宁嘴角浮现微笑,尚未来得及喊出口,一旁穆语彤忽然扯过了她,锋利刀尖抵在她咽喉命脉处。

手上鲜红的血液愈发衬出女孩此时的苍白无力,帝夜琛心头大震,握紧拳头青筋暴动,几乎是一种本能,他紧张、心痛的呼喊出声——

“宁宁!”

童洛宁脸上露出笑来,“少爷,你终于想起来了吗?”

“宁宁,我来了,不要怕。”

“嗯,我没害怕。”

穆语彤失声尖叫,“别过来,你要是过来,我就杀了她。”

“穆语彤,你放了她,我可以让你活下去。”帝夜琛沉声说道。

“哈?阿琛,你就真的对我这么狠心吗?为什么,你还会记得她,明明你心里的人应该是我!”

穆语彤真的难以接受。

为什么童未淩能过用这些药轻而易举的控制其他人,催眠他们的心智,可时放在帝夜琛身上,根本没用!

是药出了问题,还是说,他讨厌她,讨厌到了就算用药物控制,也不可能有任何改变的程度?!

她哪里比不上童洛宁?哪点比不上她?

他们以前的关系是那么的好,他对她有多么的温柔——

“穆语彤,不要再痴心妄想了,少爷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,他喜欢的人只有我。”

这话随时对穆语彤所说,可童洛宁的双眼紧紧注视着帝夜琛,明亮黑眸里,向他传递着只有彼此才能领悟的讯息。

抿了抿,帝夜琛无情说道,“不管你对我用什么手段,我对她的感觉永远都不会改变,就算你变成了她的样子,我心里的人,也不可能是你。”

“不,我不要听这些!”

两人接连的刺激,令穆语彤彻底失去理智,她瞳孔溃散,身体不住的发抖……

“童洛宁,我不允许,我得不到的,你也别想得到——既然你们都不让我好好活着,那么,就跟我一起下地狱吧!”

穆语彤的脸上,闪现出了恶毒嗜血的狞笑,她握紧刀身,朝着童洛宁最为脆弱致命的那一处,用力刺入——

童洛宁反手将手肘往穆语彤小腹处陡然一送,在刀划过来的时候,扭转身体到极致,皮肤堪堪擦着锋刃掠过。

穆语彤吃痛弓起了身体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小刀已经脱手,伺机而动的酒店保安涌了过来。

她心头发骇,目光仓皇之间,似乎看见了那张儒雅中透着诡谲冰冷的笑脸,她大叫一声,疯狂的往后退去。

“不要,不要过来,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——啊——”

她突然发疯将自己逼到了栏杆外,随后不顾众人的劝阻,再一次后退,身体翻出栏杆,从高处坠落了下去——

帝夜琛将童洛宁稳稳接入怀里,恰好是看见穆语彤翻出去的一幕,本能的动作,用手捂住了童洛宁的耳朵。

“没事了宁宁,没事了。”

童洛宁靠在他怀里,嘴角牵起淡淡的微笑。

用力抱紧怀里的人儿,帝夜琛竟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幸运感。

还好,她没事。

……

时隔不到十天,童洛宁刚从北川的医院里出来,又住进了南城的医院。

比较悲伤的是,这次失血过多,加上旧伤未愈,以及最最重要的一点……旁边黑着脸的帝夜琛。

童洛宁光荣成为一周住院病号。

夜里,手上缠着绷带,童洛宁眼巴巴的望着帝夜琛,一张开嘴,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,就被塞了一汤匙的暖糯米粥。

“……”

她怀念前两天对她冷淡的少爷了!

帝夜琛掀了掀眼皮,睨着她,一眼看穿,“不用想,以后都不可能有了。”

童洛宁张嘴咽下米粥,抢在他塞下一口之前赶紧说,“万一那人还有药水呢?”

帝夜琛喂了她两口粥,没说话。

嘴上得了好处的童洛宁得意扬眉。

“穆语彤有没有告诉你,她的药水是哪里来的?”

童洛宁皱着眉,“没有,她本来要说,可是忽然就发疯了,如果她说的药水真的那么神奇的话,我觉得,她可能也被药水控制了,但是自己不知道。”

想到穆语彤竟然忽然发疯跳下楼,当场死亡,童洛宁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
之前她还费力救过她和袁青一条命呢,为什么就是记不住教训,不好好过日子,非要跑出来害人?

母女一个坐牢,一个年纪轻轻结束了生命,何苦呢……

摸摸她低落的脑袋,帝夜琛说,“那个人很谨慎。”

童洛宁点了点头,“是啊,我原先以为是童安柔,可是穆语彤的表现上看来,好像不是……”

想了想,她皱紧眉,“我记得,在童安柔推我下楼的时候,她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,但是当时太暗,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帝夜琛暗了暗眼色,没说什么,继续喂她喝粥。

两天后,原本打算开学前两天才来的熊婧羚和杨小咩改了机票,提前飞来南城。

一出机场,直接往医院里赶,两人神色匆忙,满怀担心。

可一来到病房里,就瞧见手上缠着两圈绷带,脸色红润润的,阳光下的皮肤瓷白瓷白的反着光,正恣意靠在此时应该日理万机,在集团挥斥方遒的帝曜集团总裁身上,大口大口吃着……榴莲。

画面很美,味道更美!

看见呆若木鸡的两人,童洛宁用没受伤的那只手召唤着,“哎呀呀你们真的回来啦?我都说我没事了呀。”

何止没事,还能大口吃榴莲,胃口贼好!

可是碍于帝夜琛在场,两个人心里幽幽抱怨着,嘴巴上愣是一个字都不敢蹦。

千里吃狗粮,可以的!

“我们不是担心你嘛,看来你恢复的挺好,我们也安心了呀。”

“对了精灵,你要不要去我公寓住几天?”

熊婧羚还没来得及应答,就感觉到一股冷空气嗖嗖的往自己脖子里刮,吓得她浑身直发抖。

她一个激灵,已经从空气中读取到,来自英明神武帝少大人的不满,怂巴巴的说,“没关系哈,快开学了,不差这几天,我去住酒店就成。”

童洛宁皱眉,“不行,你一个人住酒店多不安全,我不放心。”

帝夜琛适时开口,“乔东染的宅子挺大的。”

杨小咩连连应同,“对对,宅子还有好多空房间。”

帝夜琛直接替乔东染决定,“就住乔家,很方便。”

童洛宁回过味来,总算是理解了某人的‘用心良苦’,娇嗔给了他一个目光,又幸福的享用着男人亲自喂来的猫山王榴莲。

真香啊~

“少爷,你真的不吃吗?”

“你吃就好。”

“超级美味的哦,你试试看嘛~”

小家伙眼睛闪亮亮的看着自己,帝夜琛眼色一暗,骨节分明的指从汤匙上,挪到童洛宁的下巴,轻轻捏着,低头覆上。

女孩幽幽的香味纠缠在口齿间,可惜,榴莲味让他没办法更好品尝她的美味。

听见房间里两个女生们局促的呼喊,帝夜琛意犹未尽浅吻即止,指腹轻轻擦拭着童洛宁的嘴边。

童洛宁满脸娇羞,“什么嘛,人家让你吃榴莲,不是吃我豆腐啊。”

“有你的味道,我才能接受。”

“哼,借口,我可没忘记之前你欺负我的坏事,不能随便给你亲。”

“那,怎么样才能原谅我?”

“我想明天就出院!”

帝夜琛摸摸她可爱的小脑袋瓜,无比温柔,“还是不要原谅了,我想亲还是能亲的。”

“哼,坏人!”

熊婧羚捂着脸,悄咪咪拉了拉同样捂着脸的杨小咩,“小咩咩,我们还是走吧,不然我怕我心脏受不鸟。”

杨小咩小小声说,“我的小心脏已经受不了了。”

……

翌日,帝夜琛一早让医生过来给童洛宁换了药,简单检查了身体,确定没有问题后,吩咐白南去准备车子。

听见他的话,童洛宁高兴地从床上蹦起来,要不是手上还连着点滴,她肯定能跳到帝夜琛身上去。

“少爷万岁!”

帝夜琛一把按住她,小心盯着针管,“别乱动,小心回血。”

“哎呀,我血多得很呐,这点随便她。”

童洛宁没心没肺的说着,立即惹来帝夜琛一记冷眼。

她吐了吐舌头,调皮拉着他的食指,小小的摇摆着,“少爷最好了嘛,不生气。”

帝夜琛语气不满,“你自己什么情况不清楚?”

她住院,就是因为失血过多!

现在居然说这种话,帝夜琛心疼多过生气。

这小身板上上下下的,才多少血量,她还敢浪费,欠收拾!

见他是真的生气了,童洛宁连忙低着眉眼软着嗓音开始哄他,“对不起嘛少爷,以后我一定好好珍惜我的身体……还有我的血,没有你的同意,绝对不会让他们浪费掉的!”

帝夜琛冷着脸,“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不会同意。”

童洛宁小声碎碎念,“那大姨妈也不太同意的话,就很过分了啦。”

帝夜琛伸手拍了她额头一下,脸上带着无奈和宠溺,“就你能说。”

“嘿嘿嘿。”

瞧,她哄人还是很厉害滴嘛!

帝夜琛破例让她出来半天,童洛宁毫不犹豫选择要去工作室,住院落下几天的事情,她总是担心会有什么遗漏。

还好有帝夜琛陪着她来,她忘性大,没注意到的事情他会提点她,呆了小两个小时,算是将手头上一些杂事给处理完了。

从工作室里出来,童洛宁靠着帝夜琛的手臂,“少爷,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?”

“随你,不过要空半小时出来,回去前我要做一件事。”

“那我想去游乐园玩!”

帝夜琛皱眉,下意识看她手上的绷带。

童洛宁赶紧说,“没关系的啦,我已经好久没去过游乐园了,上次去,还是少爷你带我去的……那个地方好小哦,好多项目都不好玩。”

帝夜琛点她的鼻子,除了纵容她,还能有什么办法?

“只能玩两个刺激项目。”

“五个!”

“一个!”

“……这和说好的套路不一样!”

帝夜琛摸她脑袋,“等你好了,再带你来。”

童洛宁扁着嘴,勉强答应了约定,“下次全部刺激项目都要玩一遍!”

“再说吧。”

他是不是应该投资起一个游乐园,要一个刺激项目都没有的那种?

两人来到了南城这边比较大的一个大型游乐园里,现在还在暑假内,人挺多的,不过童洛宁完全没有这种烦恼。

因为帝夜琛就在她身边,有人过来,他会帮她挡开,推搡啊,拥挤啊,那都是别人的事情,跟她没关系~

最后在帝少的严格筛选下,童洛宁玩的唯一一个刺激游戏项目,是过山车。

童洛宁感觉自己还没开始起飞,车就到重点了。

非常意犹未尽!

受伤来游乐园被男朋友管着一点都不开心。

“玩够了吗?”

童洛宁懒洋洋哼唧着,“没有刺激项目,不好玩。”

她已经不是一年前,有旋转木马就能满足的白宁了!

不过目光情不自禁在游乐园里逡巡,然后落在了不远处的娃娃机上,然后,童洛宁又看了看身边高大威猛的帝少,遗憾的摇摇头。

少爷那么完美,大概夹娃娃是唯一的缺点了。

上次的战绩,童洛宁有点不忍回想。
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