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832章 帝少和童洛宁手上的戒指,是情侣款!(六章合一)

作者:宝米米本书字数:5173更新时间:2018-03-02

调制的人……

曾笙面上闪现出羞耻的神色,咬紧唇没说话。

如此,方桃桃只好干巴巴的将目光投向适才被她们忽略的童洛宁,“这位就是我们西王妃的调香师,童洛宁。”

顺着她的方向,帝夜琛转过目光来,眼角勾着似笑非笑,还挺像那么一回事,“童小姐这么年轻,让人意外。”

童洛宁忍着,没有直接给这位戏很足的男人大白眼。

脸上带着客客气气的笑容,“帝少才是,久仰大名,原来真人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许多呢。”

说着,不管方桃桃两人的眼神暗示,童洛宁自顾自的说,“本来我还以为,要掌控帝曜集团那么大的公司,帝少肯定是历尽千帆,经验老练……”

这个形容,怎么听,都像是在形容老人。

帝夜琛眼神幽邃,紧紧盯着面前耍心思的小女人,眼中暗意十足。

哼,看什么看,就你有眼神是不是!

童洛宁不甘示弱瞪眼。

空气中,眼神的火花稀里哗啦劈过。

白南白北早就对这一幕见惯不惯,倒是其他围观的宾客们,纷纷吃惊又窃喜。

西王妃的调香师别不是个傻子吧,居然暗讽帝少?还真以为自己卖出几瓶烂香水,就得意忘形了。

自己什么分量还掂不清楚,迟早都是完蛋!

这时候,大赛的主办方负责人匆匆赶过来,一脸惊喜与荣幸,同帝夜琛打招呼。

寒暄了两句,两人便在人群包围中离开。

熙熙攘攘的热闹散去,童洛宁坐下来,不开心的啃着鸡腿肉。

坏家伙,故意来逗她!

“童洛宁,你不要太过分了吧!”曾笙忍无可忍,怒斥出声,“就算你要走了,你至于要做这些混账事,来毁掉西王妃吗!”

刚刚她可是直接得罪了帝少!万一帝少追究起来,十个西王妃都不够死!

童洛宁不冷不热看她,“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好了,这里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。”

方桃桃压着曾笙,却也不满看了眼童洛宁,“等酒会结束了,我们再说。”

“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,如果你们不满意我,可以随时让我走。”

就算是看在杨小咩的份上多帮几天,可曾笙如此的态度,童洛宁很难再克制自己。

这已经和她一开始想要帮助她们的心境,完全背离!

懒得理会她们,童洛宁继续吃晚餐,再怎么样也不能为了别人虐待自己的胃。

方桃桃脸色当场就变得僵硬无比,如果不是因为场合,恐怕早就发难了。

曾笙拉着她,咬牙切齿,“我早就说过,她没那么好心的,现在好了,狐狸尾巴露出来了,原形毕露了!”

紧紧呼吸了几口气,方桃桃没再说话,重新坐下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样吃东西。

不一会儿,有人过来邀请她们玩游戏,这是融入圈子的好机会,三人没有因为这些摩擦而放弃,欣然答应。

来到了游戏区的这边,音乐嘈杂,欢笑高扬。

“来来来,我们最近的大红人们过来了。”

她们来的这一桌,还有另外两对男女。

“想玩什么,真心话大冒险?”

话音刚落下,就见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游戏区入口,沉迷游戏的人们纷纷爆出一声惊叹,目瞪口呆着,眼睁睁看着来人径直走来。

童洛宁刚想着要不要拒绝玩什么大冒险,忽然就听见周围几个男男女女捂着嘴低声尖叫,下意识抬起头,身边的位置已经被占了。

“哇喔!帝少!”

“帝少,您也来和我们玩游戏吗!”

“快掐我快掐我!这是我第一次跟帝少这么近距离接触!!”

看着他们傻眼又夸张的反应,童洛宁默默流汗。

不至于吧……

这家伙是有三只眼还是四只手,用不用这么惊为天人?

他们要是知道,今天下午她还踩了他好几脚,那是不是要变成对她顶礼膜拜了?

那画面,想想都好笑。

童洛宁自个儿咧着嘴嘻嘻哈哈的,耳朵忽然一热,猛地扭头,差点就贴上了比八倍镜放大还要夸张的俊颜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童小姐想玩什么游戏?”他一说话,气息全喷在了她的脸上,饶是再习惯两人亲密的时候,现在当着那么多陌生人的面,童洛宁还是不争气红了耳朵。

他到底是来诱惑她,还是诱惑别人的??

略局促偏过头,童洛宁低声咳嗽了一下,在所有人瞠大的惊恐、羡慕眼神里,低声说,“有没有别的游戏呢,老玩真心话也意思不是?”

“童小姐说得对,既然帝少也要一起参加,那肯定要玩更有意思的……我们玩飞行棋吧!”

童洛宁:“???”

不会是她理解的那个飞行棋吧?

似是看出她的疑惑,那人意味深长,“这个飞行棋,绝对有意思。”

让人准备道具的时候,童洛宁暗搓搓用手肘去捅帝夜琛,虎视眈眈的小眼神瞥着他那左手。

他也带着戒指呢。

要是被人发现了,怎么办?

帝夜琛眉头一挑,像是恍然那般,匀称好看的手往前一探,更加明晃晃呈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。

童洛宁心里的小人抱头痛哭。

“帝少的手好好看,好修长好匀称……”

“哎,你们看,帝少左手带着戒指,中指的意思是……订婚了?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,帝少以前在北川就有个小女朋友吧,那时候在北川无人不知呢,好像过年那时候还带去外交酒会上大秀恩爱。”

“好好啊,每天对着帝少这么出色的脸,日子过得比神仙还舒畅呢!”

“哪止呀,帝少长的那么高,手指那么长,鼻子也挺翘,身材又好,嘿嘿嘿,那个生活肯定也很圆满呢,他女朋友不知道有多幸福。”

正在现场的女朋友本人,童洛宁表示:求求你们了,这一点都不幸福好咩,会累死人,真的,她可以用血和泪保证!

见童洛宁摆着一张哭丧脸,身边就坐着帝夜琛,也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,曾笙更加愤愤不满了。

“她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,肯定是故意的!”曾笙不敢说太大声,怕被帝夜琛听见,“帝少也真是,明明桃桃你才是西王妃的负责人,长的漂亮,要坐也坐你身边啊,跑到童洛宁那边凑什么晦气。”

方桃桃眼睛闪了闪,“别说了。”

“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“……来来来,飞行棋来了,都别跑哈,人多才好玩!”

曾笙停下说话,看着传说中的飞行棋,顿时呆了。

---

看着由两个服务员端上来的飞行棋棋盘和棋子,可以说,除了经常在夜场玩的某些人,几乎都愣住了。

童洛宁长大了嘴巴,呆呆的眨眼,“现在的飞行棋,都那么大的吗?”

看着身旁的小女人又吃惊又呆怔的可爱小模样,刚刚因为羞恼而红着的脸蛋,瓷白的肤色里透着胭脂一样的美色,帝夜琛看着,眼神不自觉的放暗。

“哈哈,一看你们就玩的少,现在这款飞行棋可流行了。”

那人笑嘻嘻的说,“这飞行棋可是有新玩法的,在几个特定的格子里放上惩罚或者奖励,而且四个玩家,谁的棋子被吃了,就得接受由上家提出的一个惩罚,问问题或者指定动作都行,当然啦,如果不愿意接受,那就三杯小酒咯,第一个抵达终点的就是赢家,也可以惩罚其他三位输家。”

听了这个规则,童洛宁直瞪眼,“这个跟真心话有区别吗?”

简直就是升级版的真心话大冒险!

惩罚的方式还变多了!

这些都是套路啊!

“嘿嘿,这个比真心话有意思,起码你还能丢骰子掌控一下自己命运,来来来,谁先玩呢?”

一番推举之下,变成童洛宁帝夜琛,方桃桃以及一个国内二线美妆品牌的产品经理来玩第一轮。

丢骰子开始,帝夜琛第一个就丢中了六出发,其他人挣扎了好几盘,这才纷纷开始出发。

棋格里有不少的障碍,走几步就有个什么在场选一人一起唱情歌,倒立两分钟……

看着这一条条坑爹的惩罚,童洛宁可以说是非常心惊胆战了。

传说中的自找死路有木有!!

可是啊,她躲过了路障,却没躲过被吃的命运。

啪嗒一下,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出来走没几步的小棋子被吃回家,童洛宁悲伤捂住了眼。

方桃桃满脸抱歉,“不好意思啊童同学,我只有一颗棋子,没地方走了……”

“桃桃,这是游戏啊,有什么好道歉的。”曾笙愤愤的说。

童洛宁呵呵看了眼曾笙,对方桃桃抬下巴,“说吧,什么惩罚呢?”

方桃桃正要开口,曾笙立即说,“桃桃,游戏要玩起来才有意思的,你可不能因为她是我们西王妃的调香师放水啊~”

这话一出,其他人也跟着点头呼应。“没错没错。”

方桃桃一脸为难看向童洛宁,“那,那我问问题吧。”

在众人八卦又期待的眼神下,方桃桃缓缓问出,“童同学,你第一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呢?”

“哇,这个太简单了。”

“啧啧,看来同公司的还是会手下留情啊。”

“你放心,我对你可不会留情。”

“……”

第一次谈恋爱啊……

童洛宁眨了眨眼睛,“应该是五岁的时候?”

全场哗然——

随之而来,是一股悬在后脑勺上方的冰冷寒气。

有人夸张的说,“这早恋也太早了吧!”

童洛宁很无辜的表示,“可我就是五岁的时候被人表白,然后在一起半天,就分手了呀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童洛宁眨眨眼,“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哦~”

众人的好奇心被抓了起来。

曾笙小声吐槽,“玩个游戏都骗人,这也太过分,五岁的小孩能知道什么?”

听见这一句低声的童洛宁立即朝她看去,“你五岁的时候玩泥巴,不代表其他人也玩泥巴,世界上多少人做了多少事情,你又能知道多少?不要以自己的不能,来丈量别人能不能。”

不冷不热的一句,怼得曾笙面红耳赤。

如果不是其他人都看着,甚至还有帝少在场,曾笙肯定就和她吵起来了。

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,这要叫她怎么忍?!

方桃桃安慰的拍了拍曾笙的手心,对童洛宁说,“到你丢骰子了。”

童洛宁不理会曾笙那副生气委屈的样儿,又重头开始。

这时候,耳边传来男人充满磁性的低语,“等我帮你报仇,乖。”

童洛宁瞅了他一眼,并没当真。

丢骰子这种技术活,能是他说成就成的?

半分钟后,眼睁睁看着帝夜琛丢了三个六,直接开了新棋子追上方桃桃,啪嗒吃掉,童洛宁看呆了!

尼玛,他还真有这个技术活哇!!

方桃桃没有半点要接受惩罚的不安和害怕,反而是娇羞看了眼帝夜琛,“帝少,您出题吧。”

帝夜琛淡淡扫了她一眼,无视她的羞涩脸红,“所有棋子退回原地,并且停十轮。”

这个要求一出,众人皆是摸不着头脑。

可谁又敢问帝少为什么呢?

曾笙附在方桃桃耳边低声说,“照我看呀,是帝少舍不得看你接受其他惩罚,就不让你玩了,好体贴呢!”

闻言,方桃桃立即满脸通红,飞快朝着面冷的高贵男人看了一眼,又嗔怪那样,轻推了下曾笙,“别胡说。”

她看了帝夜琛一眼,“这可能是帝少的策略,这样一来,最后赢家就是帝少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,这样玩多没意思啊。”曾笙说,“而且哪儿是我胡说啊,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嘛,不然你等着看看,待会儿轮到其他人,你看帝少怎么为难他们。”

说话的时候,曾笙眼睛往童洛宁身上飞了飞。

这意味,再清楚不过了。

她们的小声聊天再一次没有逃过童洛宁的耳朵,她是真的很想对她们很无语。

停止十轮诶,别人都不知道走去哪儿了,这游戏体验,就只有她们俩还觉得好吧?

刚想着,她这边终于能重新出发,差点留下激动的眼泪。

走了几步,又到了帝夜琛。

眼睁睁看着他又丢出几个六,用冲刺的速度,飞奔到她孤独弱小无依无助的小棋子脑袋上,张开血盘大口……

“!!!”

不说童洛宁,其他人都愣住了,紧接着就发出嘲笑声。

这不要太可怜了吧,一出来就被吃掉了。

童洛宁眼神霍霍,幽幽飘向身旁的男人,心里更加决定,今晚要吃人肉!!

真心气死她了!!

就跟没瞧见她那快一口吞掉自己的可怕眼神,帝夜琛淡然自若开口,“童小姐第一次初恋为什么只有半天?”

等着看好戏的所有人:“……”

快被气哭的童洛宁:“……”

这男人到底是有多小气!!

有多小气!!!

拐个弯杀了一个回马枪,哪儿还能这样的啊!

憋着一张无比可怜的脸,童洛宁很是生气,却又无奈的很。

她握着小拳头,忿忿咬牙,一字一句说清楚,“因为我的青梅竹马知道有人跟我表白,直接把人揍出幼儿园了。”

知道真相的帝夜琛:“……”

看着他一副吃了苍蝇难看的样子,童洛宁顿时觉得通体舒畅。

让你自找死路,被虐了吧!

接下来又轮了几盘,童洛宁总算是出来了,只不过她已经放弃了想赢的念头,因为某个知道真相正处在暴走边缘男人,已经快要逼近终点了。

这时,那位一直没啥存在感的产品经理出来一个新棋,一出门,正巧就把快到终点的那枚棋子吃了。

迎接着狂风暴雨的颤栗,产品经理瑟瑟发抖哭丧着脸,“帝少,您吃了我所有棋子,我就只能重新开……”

帝夜琛言简意赅,“说。”

产品经理小心翼翼,可是又在其他同伴的催动下,大胆提出了一个要求,“在场挑随意一名女性时和帝少您一起,用两种不同的方式,各做十个俯卧撑。”

“哇哦!!”

这总算是出来一个有意思的惩罚项目了。

前面那些到底什么鬼?!

帝夜琛眼眸眯了眯,凛凛扫过产品经理,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和自己说了再见那样!

“到底谁会被帝少选中呢,好期待啊!”

“应该会选最好看的吧!咱们这里边长得最好看的女生……那个方桃桃?”

“我怎么觉得帝少会选他身边的童洛宁呢?她长得也挺可爱的嘛。”

“哪一样呢,方桃桃面若桃花,妖媚类型,童洛宁长得偏清纯可爱,像是这种玩刺激的游戏,当然是要选妖媚的,这样才享受啊!”

“比起这个,我更好奇,帝少会选择什么方式做俯卧撑呢,难道是让女方坐在他身上??”

这可是帝少诶!

真要坐上去了,人生都圆满了好嘛!!

---

在场男生们热血澎湃,女生们娇羞等待之余,童洛宁已经开始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。

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不好的预感刚侵上心头,她整个人就被提溜了起来,如同被捏住了脖子命门的小猫,连挣扎的机会都木有。

太可怜了有木有哇。

跟着帝夜琛一块起来,自然而然就成了全场所有人的焦点。

两个人来到了一旁的大沙发边。

帝夜琛转了转手腕,深邃的目光流转,在她身上点了点,便对那产品经理说,“我有三种,多送一个给你。”

“哇哦——”

欢呼声再次响起,所有人等着看帝少的花样双人俯卧撑!

童洛宁简直被他的大方吓死了,娃娃脸满带控诉——你有本事对我也这么大方试试!

帝夜琛很顺手的抬起手来,在她脸蛋上轻轻一捏,“待会儿乖乖的别乱动,不然摔了我可要心疼。”

在场女性:“忽然觉得帝少和童洛宁特别般配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帝少看她的眼神好温柔啊!!”

“我腿软了,扶我一下……”

童洛宁心跳鼓鼓的,再次被男色迷惑的她傻乎乎随他牵着走。

第一种,正是他们所猜的那样,帝夜琛让童洛宁坐在自己身上。

一回生两回熟,这事童洛宁没少做,他一撑起,童洛宁直接一屁股蹲了下去。

这么不客气的样子,直让在场人抽气。

曾笙急眼了,“童洛宁你轻点啊,帝少要被你压坏了。”

童洛宁眼睛转一转,直接朝着底下的男人问,“帝少,您不行吗?”

帝夜琛瞪她一眼,旋即朝着曾笙扫了一记冷眼。

“坐稳了,要开始了。”

童洛宁特别安然的晃晃腿,“嗯嗯。”

即便身上多了个人,帝夜琛做起来没有半点困难,每个俯身都无比标准,凝结在手臂上的肌肉,线条好看,挺直的身体如同一道风景线,让在场的人移不开眼。

第十个结束,童洛宁便跳了下来。

帝夜琛没有起身,而是改成单手撑着,侧目朝她招手,“过来。”

看这个架势,第二种是要他上她下了。

童洛宁老大不情愿,可又有什么办法,只能视死如归的进去。

从她躺下的那一刻,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异常粘稠那般,暧-昧在两人之间蔓延……

十个俯卧撑下来,童洛宁的脸已经跟烧红的龙虾那样,滚烫滚烫的。

好不容易结束,刚坐起身,帝夜琛板着她的肩头,又把她给掀了回去。

这次,是她趴在沙发上,背对着他。

全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——

已经想到某个可能的她,脑袋里轰隆隆响动——

帝夜琛轻轻笑了笑,指尖挑开她脸侧的碎发,轻声说,“跟我一起。”

“!!!”

这个惩罚分明是冲着她来的吧!!

压根就没有她拒绝的余地,连续做了二十个俯卧撑的男人,现在还体力充沛,单手拎着她腰腹,还真是提着她,开始一块做俯卧撑。

男人滚烫的体温紧贴着她后背,从肩膀开始余下的每一处,两个人的肌肤都密不可分,一上一下起伏的动作里,他某处的张扬,她压根就忽略不掉!

童洛宁脑子里搅了一团浆糊,已经被帝夜琛调-戏成了小呆瓜了。

在他们之外,尖叫声依旧此起彼伏,这一幕有多火-辣可想而知!

如果上面的男人不是帝夜琛,恐怕小视屏都要传遍整个香水圈了!

曾笙和方桃桃看着,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蓦地,嘈杂声中有人喊了一句,“你们看,帝少和童洛宁手上的戒指,是情侣款!”
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